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四章 倚龙宴(二)

作者:赠心予你分类:历史小说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i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ibqg5200.com


    霍景城却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了回去:“长兄别动,在外君臣,在内兄弟,今日又是家宴,你我便以兄弟处之,又何来纡尊降贵一说?再论这虎风之症,疼在长兄身上,又何尝没有疼在兄弟心里?兄弟特意备了上好的药,这便为长兄抹上就是。”

    镇南王听罢,眸中一片灼灼,欣慰,感动,钦佩,种种情绪交织,令他心念动荡难以成言。就连镇南王妃都是一脸受宠若惊。

    秦安打开了药盒,霍景城蘸取了一些,在镇南王的脚上揉开,不紧不慢耐心按摩,直到膏药吸收。

    场面一度寂静,众人皆静静看着眼前的君王亲自为长兄脱靴揉脚。这一幕,彰显着的,可是不同凡响的东西。或许是帝之无价情义,或许是镇南王非凡地位,又或许是……就看世人如何评说了。

    镇南王再度出声:“陛下,此药奇效,为兄这脚顷刻便不疼了,心也热得慌!想必要劳烦陛下赐为兄一醉了!”

    “哈哈——这有何难?兄弟今日便赐长兄一醉!”霍景城笑着为他穿好鞋袜,这才起身,命秦安将药呈给了镇南王妃,道:“此药长嫂收好,望长嫂时刻叮嘱长兄,此药一日三抹,虽不根治,但症状自减。”

    镇南王妃接过药,满面感佩起身谢了恩。

    镇南王也再度起身,道:“陛下给为兄抹药,为兄便来为陛下净手。来人,备水!”

    御前内侍很快备来了一盆水,呈在了兄弟两人中间。

    镇南王握起霍景城的双手浸入水中,仔细为他清洗。兄弟两人的双手在水中一起交叠摩挲,此情此景,竟暖入人心。

    霍景城由着他为自己净手,笑道:“在长兄面前,兄弟感觉又回到了少年时。”

    “哈哈——”镇南王忽地笑起来,道:“你少年时啊,怕水怕的要命,兄弟几个都打趣你,说你这般怕水,将来要是娶了妻啊,怕是就连发妻掉进了水里你都不会去捞呐,哈哈——”

    “哈哈哈——”诸位王爷们哄堂大笑起来。

    霍景城笑道:“还说呢,十六岁那年,朕看上了殿阁大学士的千金,几封情诗都送出去了,总算得到了回应,人家邀朕去湖上泛舟,朕一听要到水上去,考虑了整整半日愣是没敢去啊!”

    “哈哈——”众人再次大笑,这下子就连几位王妃都掩嘴笑得花枝乱颤。

    朔中王笑道:“陛下,那后来呢?怎么也没见你与人家有下文啊?”

    霍景城道:“后来啊,朕去翻学士府的墙头偷看人家,结果却看到她正盛气凌人在欺辱自家庶妹,朕当即就对她印象大跌,好感全无,暗恼自己怎么就这么糟的眼光?”

    “哈哈——”

    在众人的笑声中,兄弟两人总算净完了手,镇南王又接过白帕为他擦净了手上的水珠,这才笑道:“陛下回座吧,接下来咱们兄弟好好痛饮一番!”

    霍景城笑着扫视全场,道:“今日酒宴,不醉不归!”

    诸王心潮澎湃,齐声响应:“不醉不归!”

    等霍景城刚回到座位时,殿外忽地传来了一声通报。

    “大皇子到——”

    场面一静,众人目光齐聚殿门。只见霍宜峥稳步从容而入,俊秀的小脸温润而笑,停在了霍景城的座前行礼。

    “儿臣叩见父皇,父皇万岁。儿臣叩见母后,母后千岁。”

    霍景城笑看儿子,道:“免礼。”

    “谢父皇。”霍宜峥又转向了长辈们,恭谨行礼:“宜峥恭迎诸位王叔回京,欢迎诸位兄弟姐妹回京。还望诸位王叔原谅宜峥来迟,宜峥才离开上书房,也已跟先生告了假,午后便不必再去了,理该好好陪陪难得一见的亲人才是。”

    镇南王一听一看,登时满眼惊喜与赞赏:“宜峥!几年不见,这小子竟养出了如此气度与口才?好!好!有你父皇的风范!”

    淮川王亦是赞声连连:“不错,你父皇少时就是这般模样。”

    平洲王笑道:“宜峥的个头也随了你父皇啊,才十岁而已,个头倒是和老四家的成泽一般高了。”

    朔中王粗俗地冒出了一句:“这就叫老子英雄儿好汉呐!”

    宜峥再度笑着作礼:“诸位王叔谬赞了。”

    霍景城眼中隐着傲然,笑道:“宜峥,以茶代酒,挨个敬你王叔。”

    “儿臣遵命。”

    霍景城等他敬完,嘱咐道:“宜峥,邀你的兄弟姐妹们一道去玩乐玩乐,你们不常见,眼下见了自该好好聚聚。”

    镇南王道:“也是,就让他们这些小辈另聚吧。咱们这里,长辈晚辈就不混同一场子了。”说罢,他对着身侧的嫡次子道:“文韬,去,与宜峥领上你们同辈姊妹一起去玩玩。”

    文韬与霍宜峥一起应声。

    霍景城又道:“既然小辈要聚,那就叫上宜双一道去,其他几个还小,也就罢了。”

    就这样,酒宴上小一辈的几个兄弟姊妹们便一起离席而去了。

    霍景城这便号召起了酒战,诸王纷纷应战,豪饮起来。

    嫔妃席这边,丽妃与舒妃两人有说有笑连连饮着,舒妃出言直爽,且言语风趣,逗得丽妃频频娇笑。再往下,温贵嫔与容贵嫔二人轻声聊着,不时对饮一杯。

    眼前忽然红袖添香,静妃竟亲自为姚暮染斟了酒,道:“宸妃妹妹,我俩且饮几杯,才应时应景,否则倒像是无人待见一般。”

    姚暮染莞尔一笑,执杯与她相敬:“静妃姐姐说的是,那么妹妹先敬姐姐一杯。”

    长袖半掩桃花面,两人这便共饮了起来。

    嫔妃们各自玩成一片,皇后则端庄含笑陪着王妃们说话对饮,人人都是忙的,一派热闹。

    几杯酒下肚,心情还真舒缓松快了些。姚暮染轻声道:“静妃姐姐,恕我直言,我虽入宫时日尚短,却也知道姐姐一贯深居简出,是不屑与嫔妃们为伍的,为何姐姐却肯理我?”

    静妃淡淡一笑间,净美如梨花,却也清冷似梨花。她道:“我的确是不屑与她们为伍的,深宫无底人心更无底,我不愿从她们那儿听难听之言,见脏污之事。但你不一样,你与我有相像之处。”

    姚暮染听她一席话,登时对她高洁的气性刮目相看,眸带欣赏道:“姐姐待人亲疏有度,看人看事更是通达透彻,觉悟甚高,妹妹敬佩。”

    静妃道:“在东宫里摸爬滚打多年,若连这一点都参悟不透,还活什么。”

    姚暮染道:“姐姐说的是。”

    静妃再次执杯相邀:“今日愿与妹妹尽兴一饮。”

    姚暮染笑道:“妹妹也情愿奉陪。”

    再观诸王的酒战,自然激烈。镇南王喝到兴头,忽地道:“陛下,诸位兄弟,为兄给你们舞上一剑如何?”

    “好——”

    “好——”

    诸王一听,自是纷纷追捧赞同。女子们也将关注的目光移了过去。

    霍景城笑道:“长兄愿意助兴,兄弟求之不得!话说,宝剑配英雄,朕这便命人去取乾坤剑来!”

    镇南王笑道:“多谢陛下!”

    秦安领命匆匆去了。

    众人一边饮酒一边等待,不一会儿,秦安取了剑来,双手呈给了镇南王。

    镇南王一把接过,又是掂量又是细赏,最后语气铿锵道:“果真是万里无一的好剑!”说着,他伸手拔剑,谁知,乾坤剑竟是纹丝不动,镇南王不信邪,一拔再拔,却还是没有将剑拔出鞘来,不由惊惑:“陛下?这”

    “哈哈——”霍景城笑着起身,来到镇南王桌前接过了宝剑,道:“长兄有所不知,这乾坤剑可是内有乾坤呢。”说着,他单手举剑,猛一翻转剑身,将剑尖朝上,剑柄朝下。就在这时,剑柄忽地松动,快速下坠!与此同时,霍景城另一手也已如疾风而至,动作敏捷一把握住了剑柄,‘唰’地一声拔出了剑。刹那间,众人只觉眼前蓝光一闪,继而消隐无踪,再看剑身时,透着淡淡寒光。

    众人看得精彩又新鲜。

    霍景城笑着道来:“长兄,乾坤出鞘,必要剑指长空,方能乾坤自握。哈哈——说白了,就是得倒着拔,哈哈。”

    “哈哈——有趣,有趣!”镇南王开怀至极,重又将宝剑回鞘,道:“为兄也来试它一试!”

    霍景城道:“长兄当心,乾坤剑出鞘,坠地极快,若无相当手速,所接并非剑柄而是剑刃,可就要伤及手掌了。”

    镇南王毫不犹豫道:“当得男儿,无畏于此!”说罢,效仿霍景城拔剑,剑身翻转,直指长空,果然,乾坤出鞘速坠,镇南王另一只手迅速伸出握柄,只听‘唰’一声厉响,乾坤剑柄在握,镇南王拔剑成功了。

    “长兄威武!”霍景城笑赞。

    镇南王更是开怀,豪气道:“陛下请回座,为兄这便舞它一剑!”

    “好,兄弟拭目以待!”霍景城说罢,翩然回座。

    待他坐定,镇南王便持剑来到了大殿正中,在一片寂静中,在众人的殷殷注视下,这便翻转宝剑舞了起来。他一招一式稳当而迅捷,规整而轻快。所过之处光影缭乱,殿中如银蛇破空,如霜雪兜落。

    镇南王一边舞剑一边慢慢念来。

    “戎马半生,拼万里江山——”

    “镇此南朝,守一世国祚——”

    “豪情于此兮,忠肝亦埋此——”

    “无惧烽烟兮,热血再征之——”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ibqg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ibqg5200.com

  邻居小说回流1999今朝明日王爷又吃醋了随身英雄联盟闯异界美味仙姬我的房车在末日亮剑之杀敌爆装系统乾十一传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人间妄谈我的夫人入魔了土财主系统大佬她总想躺赢海贼之心灵果实静嘉飞羽奇情帝路称雄归田嫡女带锦鲤绝武狂帝超能修仙狂婿武侠世界里的强盗八股先生也嘚瑟古武异界纵横吾乃生性凉薄来到三国谋生存寡妇门前桃花多天价宠婚:陆总的小娇妻战国仙齐混乱世界当根葱诸天之洪荒戒我能复制万物摊牌了我就是收租大佬功法引读者世子的调皮医妃渡劫之王鬼医毒妃倾天下